麒麟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雏龙在线阅读 - 一 紫衣衫 第二十九章 翩翩公子人如玉

一 紫衣衫 第二十九章 翩翩公子人如玉

        在苏辞王朝北境边境与北漠的接壤之处,有一处无边无际的沙漠。

        这片沙漠一年四季黄沙飞扬,视线所及不过数里之地,这片沙漠有一个特别响亮的名字:闻道之海。

        亦有人称之为问道之海。

        意思就是说,在这片沙漠中,如果没有人领路的话,你永远走不出去。

        此时,沙漠中突然有一辆马车缓缓行来,枣红色的杏木马车,行走在沙漠当中,就仿佛与漫天黄沙融为了一体,让人很难分清彼此。

        车辕上,一个披头散发的中年人正在赶车,他半眯着眼睛,一双野狼般的眸子,正不断在漫天黄沙中搜寻着道路。

        此人不是从白龙城中离开的公良策问,还能是谁?

        漫天黄沙时不时都会在马车旁呼啸而过,但是杏木马车却丝毫不受影响。

        仿佛这随时都能够将一个人卷飞的沙尘,在刻意压制着自己威势。

        马车走的很慢,但是路线却笔直如线,只不过身后的车辙,很快就会被黄沙掩埋。

        “我说公良大将军,你到底认不认得路?”

        突然,马车内窗帘被掀起,一个半边脸颊上戴着银色面具的年轻人,从车窗内伸出半个脑袋,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漫天飞舞的黄沙。

        公良策问偏了偏脑袋,忍不住皱了皱眉,道:“急什么,这不正在找吗?”

        “找什么?找死啊?”

        年轻人有些不满的抱怨道:“这鬼天气,明明万里晴空,却偏偏风沙不断,真他娘的见鬼!”

        说话的功夫,他嘴里瞬间被灌了不少沙尘,年轻人顿时呸呸连连。

        公良策问顿时乐了起来,嘿嘿笑道:“还是少说话吧,在这问道之海,话说多了容易吃亏,尤其是像你这种,对于这里一无所知的小白。”

        “你在教我做事?”

        年轻人好不容易才将嘴里的沙尘吐干净,听到公良策问的冷嘲热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要是赶在天黑之前找不到出路,小心我宰了你!”

        “宰了我?不要说你有没有那本事,就算有,宰了我你们在这里也只有等死一途了。”

        对于他的威胁,公良策问非但一点也不怕,反而还有几分幸灾乐祸,道:“要是风沙口真的那么容易被找到的话,它还有什么奇异之处?”

        “怜冲,稍安勿躁!”

        车厢里突然响起了另外一道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年轻人顿时没了脾气,回了一声“是,少爷”之后,便放下了窗帘。

        “公良将军,风沙口真的存在吗?”

        片刻后,之前那道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声音中带着几分疑惑。

        他们口中的风沙口,是一处小镇的名字。

        据说,在闻道之海的深处,存在着一个特殊的小镇,这个小镇每一次出现,都会在闻道之海的不同地方。

        如果有缘的话,可以进入其中问路,在这片闻道之海,只有小镇中的人知道明确的方位。

        但是有关风沙口,存在着很多的传说,有人说是它真实存在,也有人说,它不过是个海市蜃楼而已。

        进入闻道之海的人有不少,见过风沙口的人也有不少,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人到过风沙口。

        即便是那些见过风沙口出现之人也不例外,他们都有统一的口径,说是风沙口不过是闻道之海的一处海市蜃楼,当你远远看见它的时候,小镇的模样清晰可见。

        但是,当你真正走到哪里之后,却发现哪里除了漫天黄沙之外,一无所有。

        听到南若苏的声音,公良策问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犹豫了片刻,才道:“存在,只不过,它每次出现的位置都不相同。”

        “如果不是风沙口的存在,这片沙漠根本没有人能够通过。”

        南若苏有些不解:“为什么?”

        “与其说风沙口是闻道之海当中的一座小镇,倒不如说它本就是闻道之海!”

        公良策问一脸严肃的说道:“要说海市蜃楼,咱们脚下这片沙漠,才是真正的海市蜃楼。”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沙漠,虽然看上去是真正沙漠,但实际上,它却并非是真正的沙漠,这片沙漠,不过是风沙口那些土著们,为了防止别人对他们不利,而故意制造出来的沙漠而已。”

        “幻境?”

        听到他的话,南若苏顿时惊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脚下的这片沙漠,不过是别人布置的一处幻境?”

        “可以这么理解!”

        公良策问点头道:“所以,一旦到了风沙口,我们行事一定要谨慎小心,切莫得罪哪里的任何人,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也算是他善意的提醒,毕竟他现在与南若苏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如果南若苏有什么不智之举,他也会跟着受牵连。

        “当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南若苏顿时忍不住啧啧称奇,“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才能布下如此真实的幻境?”

        突然,马车猛得停了下来,公良策问的声音也随之响起:“现在还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有人挡路了,如果我所料不差,他们应该是冲你们来的。”

        他的声音很平静,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哦?”

        南若苏忍不住挑了挑眉,道:“这倒是一件稀奇事儿,本少爷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居然敢挡本少爷的路。”

        说话的时候,他人已经跳下了马车。

        不远处的黄沙中,三人并排而立,静静地现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是三个中年人,差不多都在四十岁出头,全都是生面孔,南若苏一眼就看出,此前从未见过几人。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南若苏不瞒猜出,这几人已经在黄沙中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们的脚踝已经没入了黄沙,脸上也沾染了一层黄沙,使得他们看上去有些灰头土脸。

        中间一人手持一杆长枪,白色的枪穗随风飘扬,两边两人各持一刀一剑,一柄普普通通的长刀,无穗,一柄尺形重剑,红色的剑穗系成了一个蝴蝶结,同样随风摆动着。

        “你们什么人?还不速速给本少爷把路让开?”

        南若苏看清楚他们的模样之后,直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就是他这一嗓子,顿时公良策问有些蛋疼,忍不住咧了咧嘴。

        人家摆明了就是来寻你麻烦来的,你居然让别人主动给你让路,咱能不能不要这么逗?

        “你就是白龙城城主府的二公子,那个别人口中的浪荡纨绔南若苏?”

        闻言,中间持枪之人有些不屑的看了一眼南若苏,眼中满是戏谑。

        他的表现,顿时让公良策问忍不住直摇头,轻视自己的敌人,就是对自己性命的不负责任,很显然,持枪的那家伙,根本没有领悟到这句话的精髓。

        如果要是换了自己站在他的位置上,断然不会表现的如此幼稚,直接一枪挑了南若苏再跟他废话。

        “本少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你爷爷南若苏是也,不知你这老家伙有何指教?”

        南若苏仿佛没看到他眼中的不屑,无比嚣张的再次扯着嗓子喊道:“要是没有其他指教,就请速速给爷爷闪一边去,爷爷我还着急赶路,没工夫与尔等小贼瞎扯。”

        “黄口小儿,你找死!”

        听到南若苏一口一个爷爷,三人顿时大怒,左边持刀之人,更是忍不住怒吼一声,长刀陡然出鞘,就欲朝南若苏冲杀而来。

        “咻!”

        恰在此时,一道突如其来的破风声,直接压住了满天黄沙飞舞的轰鸣。

        众人纷纷侧目,只见一道流光自西边快速袭来,而后在所有人错愕的目光中,轰然砸在了南若苏与三名中间人的中间。

        瞬间溅起一阵黄沙,来不及躲避的南若苏瞬间变得灰头土脸。

        “草,那个天杀的狗东西,居然敢戏弄本少爷?给本少爷滚出来!”

        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南若苏口中传了出来,在这片黄沙中传出好远才消散。

        就在他愤怒不已的同时,一道残影瞬间由远及近,众人尚未看清楚,残影就已经到了他们面前的黄沙处。

        wap.

        /133/133197/31534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