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夫人被迫觅王侯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一章 预感

第二百零一章 预感

        豫王太妃这样一喊,整个院子的人都被惊醒了。

        守夜的下人急忙端灯进屋。

        只见豫王太妃缩在角落里,眼睛盯着黑暗处,一脸的惊慌。

        “太妃,”黄妈妈忙上前道,“您这是怎么了?”

        烛火并不太亮,没有完全将黑暗全部驱逐,那角落里……

        豫王太妃伸手指过去:“谁在那里?”

        黄妈妈忙提灯去照,立即瞧见窗棂哪里在风中飘荡的宫灯穗子。

        黄妈妈道:“没有人,可能是今晚风大。”

        豫王太妃也看了清楚,面色稍稍缓和了些,可刚才的梦境着实太过真实了,她仍旧不放心。

        满院子的下人都站在外面听吩咐。

        豫王太妃夜里睡不安稳这桩事已经有许久了,但凡屋子里传出响动,所有人立即都会上前来。

        这功夫屋子里又添了六盏灯,将周围照得更加亮了。

        黄妈妈拿着帕子给豫王太妃擦汗。

        豫王太妃眼睛里仍有几分惊慌,她再次开口:“我梦到煜哥儿了,他好像就站在那里。可一下子又不见了,你去寻寻看,他去哪儿了?”

        “他是不是又跟我赌气了?”

        屋子里的气氛更加低沉了些,所有人脸上都多了哀色,怪不得太妃娘娘会惊慌,定是梦到了王爷。

        黄妈妈抿了抿嘴唇才道:“太妃娘娘,您为王爷太过伤心了,王爷棺椁……在寺里呢,那边时时刻刻都有人守着,每日都会好好供奉,您……您不要太难过,王爷泉下有知,也会放心不下的。”

        听到黄妈妈这话,豫王太妃的肩膀登时塌了下去,是啊,他死了,棺椁就在寺里呢!刚刚那都是梦。

        豫王太妃不为人知地舒了一口气,攥着的手也缓缓松开。

        黄妈妈转头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

        下人应声,陆续退了出去。

        走出门,下人向主屋看了一眼,低声道:“太妃可真不容易,刚刚可能被魇住了,以为王爷尚在呢,听到黄妈妈说王爷棺椁在寺里,一下子就没了精神。”

        另一个点头:“王爷没了,最难过的自然就是太妃,当年王爷走失,好不容易找回来,没想到年纪轻轻又去了。”

        在他们心里,太妃着实不易。

        毕竟是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心里的痛楚又有多少人知晓?

        就算平日里太妃与王爷有些意见不和的地方,谁家又不会这样呢?

        而且这也不是太妃的错。

        王爷小时候伤了头,平日里待人就是冷冰冰的模样,这谁都知晓。

        之前因为婚事,王爷和太妃还大吵了一架,王爷走了之后,太妃才从屋子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大家私底下议论,是王爷动手推搡了太妃。

        太妃不但没有责怪王爷,还将府里传这事儿的人,重重责罚了。

        但凡事越遮掩,就越说明是真的。

        后来连冯家都送了跌打的伤药,太医院的郎中还前来诊治,太妃非说是自己摔伤的。

        谁相信啊?

        现在又是这样的情形,整个豫王府都要太妃一个人支撑。当年王爷若是奉旨成亲,是不是也不会落得这样的结果?

        不出去征战,还有冯家可依靠,府里多了人帮忙打理……

        多好的事,落到谁头上,谁不欣喜?

        太妃是持家有道,但王爷除了会打仗之外,委实不会处置这些事。

        王爷在的时候他们还没觉得,王爷去了,王府动荡不安,多少人心里有怨言?要不是太妃哄着冯家人,还不知多少人会因此遭殃。

        这是王府许多下人的思量,尤其侍奉太妃的人,心中便是这样想的。

        “走吧,莫要多嘴。”

        管事妈妈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回去歇着,不敢再在外面多说一个字。

        主屋里又添了两盏灯。

        豫王太妃脸色好多了。

        豫王太妃道:“方才是不是打雷了?”

        黄妈妈端了热茶给太妃,轻声道:“是,奴婢也听到了。”

        “冬雷可是不祥之兆,”豫王太妃抿了一口茶,胸口的惊慌终于被驱散光了,“希望不要再有什么事才好。”

        黄妈妈道:“昨日您在庙里解签文,说之后会一切顺利吉昌,您就放心吧!”

        豫王太妃望着窗外那廊下的灯笼,可能是因为冯家那边传来消息,提及洮州孙集的事,她才会梦到萧煜回来了。

        冯家来与她说这些,无非是想要试探她,洮州的事与萧煜有没有关系。

        这次平息战乱的是积石军,抓孙集的是岷县的秦通判和兴元府的兵马,这些人中与萧煜有关的,就是那个赵景云和聂双,但积石军应该不是萧煜的人,岷县的秦家更与豫王府没有半点来往。

        而且这手段,也不太像是萧煜。

        萧煜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不会让赵景云差点死在孙集手里才动手。

        她也让人去打听消息了,好像是因为与孙集买卖战马的商贾出卖了孙集,岷县和兴元府着实废了一番功夫才将孙集拿下。

        豫王太妃说不上来,但她觉得这不是萧煜的手段。冯家用不着疑神疑鬼,觉得萧煜是假死,其实人藏匿起来,暗中操纵一切。

        但京里的监察御史弹劾的确实也太快了些,一下子将冯家卷了进去。

        “不要让人传什么闲话,”豫王太妃道,“尤其是王爷生前的那些事,王爷没有病,脾气也不坏,更不曾向我动过手,王爷表面上看着冷淡,不善言辞罢了,他是个很孝顺,很体贴的孩子。”

        “若是谁坏了王爷的名声,我豫王府定然容不得他。”

        黄妈妈应声:“奴婢知晓了。”

        说完这话,豫王太妃道:“明日冯二小姐还会来,我身子乏得很,不能跟她说话了,让她想做什么就去做,王府里没什么地方她去不得的。将大小姐唤回来陪着她就好。”

        黄妈妈点头,不过又想起了什么:“冯二小姐若是还想去王爷屋里……”

        “那就去吧,”豫王太妃道,“那屋子都没人住了,东西也都没人用了,还不许人睹物思人?她想待多久就待多久,屋子里的摆设也听她吩咐,她要拿走什么东西也不用禀告我。但不要将这话传出去,免得让人误会,冯二小姐还要嫁人的。”

        黄妈妈明白了,她服侍豫王太妃睡下,屋子里的灯却一盏都没灭。

        豫王太妃看着通亮的屋子,安心地闭上眼睛。

        等到黄妈妈也退了出去,豫王太妃才深深地松了口气,他不会再回来了,九年前他就不该回来,如果那时候他不回府,她的鸿哥儿不会死,她也不会战战兢兢地活在先皇眼皮底下。

        都过去了。

        ……

        洮州,凤霞村。

        赵洛泱醒得格外早,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去系统里看时玖。

        瞧见时玖好端端地在那里,她才安心地起身。

        今天她准备去城里。

        衙署会去查黄家庄子和柳家,她就到集市上买些东西,顺便看看柳家的铺子好了。

        “这次带你们一同去,下次就不一定了。”赵洛泱向赵元让和赵元吉道。

        两个弟弟一直盼着与阿姐一同出门,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天,怎么以后就不让跟了呢?

        赵洛泱道:“等买好笔墨纸砚,你们以后就得好好跟先生读书。昨晚说的事你们都忘了?”

        赵元吉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他就不该答应。跟着阿姐出去,肯定能赚到银钱,留在家里可就没了。

        赵洛泱看出赵元吉的思量:“你们知晓跟着宋先生读书会赚多少银钱吗?”

        赵元让和赵元吉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赵洛泱余光瞥见了宋太爷,于是开口道:“比我赚的可多多了。”

        宋太爷听到赵洛泱的声音不禁皱起眉头,小狐狸干啥?一大早就给他下套了?他得好好听听,免得着了她的道儿。

        /107/107564/28792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