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渔夫

第一百二十九章 渔夫

        见大厅内原本热闹的人群散去,一时间只留下寥寥几人,只听了一点家长里短之事的黎珩暗道晦气,只得暂且放下打探消息的心思。

        就在他一心对付眼前桌上的餐食之时,屋外一人高歌而来:

        “长歌一曲散千愁,把酒临风兴未收。

        万里浮云东吹去,九霄星斗挂西楼。

        天心有象知难测,世事无端醉即休。

        我亦平生多感慨,人间今日是何秋。”

        高歌进入酒楼的是一名身上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中年男子,其两鬓微微泛白,背负着一柄柴刀,手中还拿着竹钓竿,一入了店就将腰间随意挂着的鱼篓和葫芦丢在了柜台上。

        “嚯!今个裴老爷您这鱼获可真不错,这几尾鱼少说也有八九斤了吧?还是老规矩?”

        这酒楼掌柜似乎对此已见怪不怪,提起鱼篓掂量了两下。

        “老规矩,换一葫芦玉冰烧,要是有多的记账上,得快点,今日我可是口干的紧。”

        这被称为裴老爷的渔夫斜倚在柜台边,熟络地吩咐着。

        “得嘞,小虎子!快去给裴老爷打一葫芦玉冰烧!”

        小厮双手将装满鱼的鱼篓和酒葫芦一提,就麻利地去了后厨。

        “裴老爷,您这作诗的功夫可又有见长了,这等诗才真是当世无双,令人惊慕啊。”

        在二人等小厮打酒回返的时候,掌柜客套道。

        “不过是前些日子有感而发,与京中大家相比,不过如稚童涂鸦之作,算不上什么好诗。”

        裴老爷斜倚在柜台一旁,闭目言道,一副未睡醒的样子。

        “您还是太过自谦了,您刚吟的诗就是我这等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的俗人亦是能听几分雅意出来,我看以您这诗才比那圣京之中那几位公认的大家也不遑相让。”

        这裴老爷也没有继续与掌柜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只是咧嘴笑了笑便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小厮便打好了酒,举着酒葫芦和已经空了的鱼篓出来。

        “来喽!这酒葫芦给您打满了,鱼篓您拿好。”

        裴老爷将其一手接过,晃了晃葫芦,拔开塞子就举起牛饮一口,溢出来的酒水从嘴角流了下来,沾满了他灰白的络腮胡。

        “痛快!我可有好几日没喝了,还是那个味。”

        打了一个酒嗝,裴老爷在嘴边随手一抹,似是十分享受,自说自话地发出一声感叹。

        “这位兄台留步!”

        就在裴老爷说罢转身要走的时候,黎珩起身叫住了他。

        也好在黎珩如今炼体有成,外表看起来很是成熟,要不然看着裴老爷年岁,少不了称呼其一声老人家。

        自这裴老爷进店以来,黎珩的注意力便集中在了他身上。

        大周的诗词与蓝星的格律诗一般,讲究韵律和句式规则,不过在当今大周来说,诗词属于小道,精于此技者甚少。

        千年前大周四海升平,国势正值巅峰之时,诗词之道也曾风行一时,在圣裔的带动下,时人皆认为吟诗作对乃风雅之事。

        只是随着通嘉之乱中周室败落,各地诸侯占地为王后,不少士族私下认为当年圣裔沉湎诗词等无用之学才有此祸。

        而诗词作为既不能用于军阵厮杀也不能用于治国理民的无用之学,因此成了很多地方士族眼中堕落的象征,遭其厌弃,只有京中诗词之道才保持了千年前的风貌,依旧极为盛行。

        在黎珩看来,这诗词之学,也并非完全无用,除了满足个人审美趣味,能借此与爱好此道者拉近关系外,也是可用于舆论宣传的一大利器。

        况且以他观察,这裴老爷也不是普通的渔夫,观这掌柜对其的态度,这人在本地应当也属于中上层人家,要知道这世道一般庶民能识字就不错了,能舞文弄墨的可是极少数人。

        与他套套近乎聊一聊也许就能更深一步了解九溪的世事人情。

        “足下看起来有些面生,找我何事?”

        裴老爷转过身来,一手持着葫芦,上下打量了黎珩一番。

        “在下对诗词亦有些研究,方才听闻兄台之诗,可谓见猎心喜,不知可否移步一叙?”

        黎珩一时语塞,心念电转间随便想了一个理由。

        “...既然如此,那就姑且论之。”

        听闻黎珩也精于诗词,迟疑片刻后,裴老爷颔首应道,将葫芦和鱼篓在腰间随手一挂,提着鱼竿就一屁股坐到了黎珩桌边。

        “掌柜的,加两道菜,再来壶店里最上等的好酒!”

        黎珩对这裴老爷一点礼数都没有的样子不以为意,招呼着让掌柜上酒。

        “得嘞!您稍等!”

        掌柜那边大声应道,就忙活起来。

        “在下安易,近日游历至此,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黎珩施施然坐下,向着裴老爷一拱手,安易这是他临时想出来的化名,对外背景是陵川行省出来游历的士族子弟。

        “原来是位士族老爷,我名裴术,就一凡俗渔夫。”

        裴术晒然而笑,取来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原来是裴兄当面,我观你也是士族出身,何必如此打趣于我。”

        “我这老爷的称呼乃是各位抬爱而已,做不得真,我这一脉在上一辈就失了封地,传到我这早就破落到连启圣仪式材料都凑不齐啦,如今沦落到打渔为业,哪里还敢自称启圣血脉?罢了罢了,不提这个,来来来,就以这酒楼为题,让我看看你的诗才!”

        这裴术倒是洒脱,将自家出身向黎珩和盘托出,似是早已对自家目前的境遇释然了。

        “原来如此...”

        黎珩故作沉吟,他哪里懂什么诗,不说自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算他能将蓝星那些经典名作按照大周文字韵律转写过来,其中的典故用语拿过来也不合适。

        就在黎珩绞尽脑汁想在脑海中搜刮出一个应景的蓝星诗词,当一次文抄公时,酒楼小厮已将酒菜端了上来。

        “有酒有菜,不错!”

        裴术似是不在意黎珩到底懂不懂诗,根本不关注坐在一旁的黎珩,拿起酒壶就斟出一杯酒,大快朵颐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