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 酒宴

第九十七章 酒宴

        一个小风波消弭于无形,主桌之上气氛似乎有那么一点尴尬,但祁堰表现的毫不在意,席间谈笑自若,几人把酒言欢,场面一时其乐融融。

        几杯酒下肚,巩易举目环视一圈,见气氛已是浓烈起来,斟了一杯酒,站起身来,扬声说道:

        “今夜诸位齐聚于此,乃是看得起我巩某,巩某在此谢过!今后攻略山阳还需诸位鼎力支持。”

        “巩帅不必客气,我等世受柳公恩遇,自当竭尽全力。”

        台下诸将轰然应道,不管其心中如何想,此时场面话还是都得说到位。

        一呼百应的感觉令巩易迷醉,说罢一口饮尽杯中之酒,高举酒杯。

        “那就请诸位放开酒量,今夜我与诸位不醉不归!”

        众人闻言纷纷举杯,欢歌笑语声不断,仿佛要将前些日子在枫山城下受到的闷气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场面上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数名将领酒劲一上来,赤手空拳在台下演起武来。

        在场诸人纷纷散开给这些演武的将领腾开了场地,围着几人看起了热闹,不时发出疯狂的欢呼声。

        几人拳拳到肉,甚至有人小臂关节翻转成诡异的角度,明显受了伤也浑然不觉,只是悻悻退了下去。

        围观的人群中不时有人看得一时兴起,也跃进了场中,加入了这场切磋。

        巩易在高台之上的主桌看着这些将领比斗,也是兴奋至极,狂笑着与其余几人举杯豪饮。

        如此,悠悠几个时辰过去,时间已至丑时,众将酒酣耳热,场中不少将领或趴在桌上,或躺在地上就这样呼呼大睡了起来,鼾声震天。

        就在巩易自身也喝的有些迷离之际,祁堰恭敬地引着一身体健壮修长之人到了他身侧。

        “巩帅,在下来给你介绍一人,这位是黎珩大人。”

        祁堰身侧之人正是黎珩,前些时日借着凤竹诸族拜见陶信的时机,他与江煌定下了今日之计。

        此时孟敦已在凤竹军的掩护下率一部兵马潜伏在侧等待接应,而他则早一步来到大营中,想着若有人发觉不对反抗,自己也能出手镇压。

        黎珩现在对如何到达附灵毫无头绪,只觉得可能是缺少感悟,能有机会出手击杀高手自然不会放过。

        可是今夜他在祁堰营内已经窥探酒席场景很久,眼见诸事顺利,没有给他出手的机会。

        正觉得有些扫兴之时,看到主桌上巩易放浪形骸的模样,才生出了几分恶趣味上前戏弄一番。

        “是黎珩兄弟啊,不知你在哪军任职?既然是祁贤弟介绍的,必然不凡,但有所求,哥哥我无不应允。”

        巩易正是酒劲上头之时,丝毫不见外,一把就要搂住黎珩手臂,痴笑道。

        “哦?小弟现居烟阳令之职,确实有一事相求。”

        黎珩侧过身子,躲过了巩易的手,轻笑道。

        “黎兄弟但说无妨!”

        巩易现在酒劲上来思维迟钝,也未想起烟阳所处何地,见没有搂住黎珩,举起酒杯又喝下一口,随口应道。

        “小弟所领之地过于贫瘠,故想借大哥首级一用。”

        见巩易这幅轻慢的姿态,黎珩笑容愈胜,满面春风的说出了请求。

        乍听黎珩此言,巩易一愣,酒醒了几分,正要运起体内元力反抗,却没想到自身原本附灵境充裕的元力不知何时已变得空空如也。

        想要叫喊,却被黎珩随手一击,便昏厥了过去。

        黎珩扶住仿佛因醉酒而倾倒的巩易,将其放在座位上,在高台扫视着场内的人群。

        此时场内诸将皆是伏桌而眠,要不然就是醉的不省人事,除了少数几人再无还能站立的。

        “主公,一切顺利,我已令人去接管各军了。”

        江煌不知何时也出现在了祁堰身侧,二人在黎珩身后恭敬的候着。

        黎珩颔首,随即伸出左手,用食指轻轻点了点酒液,含入口中。

        “我道巩易为何没有验出问题,是你将其换成了逍遥散?”

        “主公好眼力,正是逍遥散,前几日与主公聊到此物少量使用可作为提神之用,刺激体内元力更加活跃。但我查阅药谱,发现此物虽好,但也有副作用。”

        江煌一指场内呼呼大睡的柳氏诸将。

        “像是他们这样大量服用,若是不紧守灵台,则会感到自身精神高涨,身上的疼痛感也会随之消失,自我感觉比平时状态还要好,实则随着时间推移,中招者会越来越虚弱,直至透支自身精力昏厥过去。”

        “你倒是会活用药性。”

        黎珩轻轻推了推另一侧还在呼呼大睡的一名将领,见其毫无反应,夸赞了江煌一句。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场下一人跳起就要往外逃,看起来甚为年轻,想来这人没吃下多少,此前只是装作不胜酒力,以逃酒罢了。

        不等逃出几步,这小将就被巡视的祁堰营中的凤竹本土士族将领发现,几人聚上去,数招之间便取了其性命。

        “这么多人你可要看好了,要是几百士族一齐发难,逃出去那么几个,也是个麻烦。”

        黎珩看着那血洒当场的小将,提醒道。

        “主公放心,属下早有安排,这其中没有价值的人员会被清理,剩下的还有利用价值之人则分批关押,定然不会让他们之中任何一个走脱了。”

        江煌恭敬地回道,给还在呼呼大睡的柳氏诸将们定下了未来的命运。

        黎珩自然知道江煌口中的清理是什么意思,但此时也只能按捺下亲自上手的冲动。

        毕竟给江煌他们留下自己主公是个嗜杀之人的印象可不好。

        此前黎珩率斥候探查敌情时,虽然也有亲自出手击杀被俘的敌方侦骑的情形,但那时面对的都是些普通军卒,那些军卒们都是市井小民出身,士族们一般可不会在意他们之间的那点传言。

        眼下情形却不同,自己总不能告诉麾下这些士族,眼下自己缺乏破境的资粮,需要亲自出手找找灵感吧,黎珩可不想以后军中真的传出自己用活人修炼魔功的流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