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奉圣宫

第四十五章 奉圣宫

        烟阳城东郊,奉圣宫。

        为表诚意,黎珩一早便来到了奉圣宫外。

        作为总理一领精神信仰机构,各领奉圣宫都是领内最大规模的宫庙,其首领监院可以说是超然物外。

        历代士族为了表达对自身血脉先祖启帝的崇敬,都有向宫庙投献财物的传统。

        从而拥有大批庙产的奉圣宫,无论外界如何争斗,都不影响其内部的日升月落,晨钟暮鼓。

        烟阳奉圣宫监院法明,已在监院宝座上稳坐了八年之久。就算波及了全烟阳的动乱,这奉圣宫的地盘也丝毫无损。

        听到庙中知客禀告黎珩来访的消息,法明监院也很给黎珩面子,大开正门以示恭敬。

        京中的圣裔数千年来虽然几经动乱,乃至后来被柱国将军府架空后,依然可以安享富贵数百年屹立不倒,依靠的便是这散落在天下各领中大大小小的宫庙。

        这些宫庙仍然维持着古老的传统,尊奉启帝和他的嫡系血脉为大周正朔。

        虽然有地方诸侯曾经尝试过掌握一地宫庙,但若无法对启帝信仰进行修改,不过是逞凶一时,最后都难逃失败。

        但是对启帝信仰动手,无疑是否定了自身统治的合法性,站在了所有士族的对立面。

        黎珩作为烟阳令,名义上是烟阳奉圣宫的顶头上司,但在这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官位已成了名誉头衔,自然无力对已经超然物外的宫庙进行管束。

        奉圣宫监院法明带着宫庙中的众人出迎,一众修者法相庄严,自有一番得道高人的架势。

        “法明大师,久闻大名了。”

        此行有求于人,姿态可以放的低一些,黎珩不在乎些许虚名,主动开口向法明施礼。

        法明也没想到黎珩如此谦逊,直呼不敢,连忙回礼,二人一副关系融洽的样子,一齐入了奉圣宫。

        进了主殿后,黎珩在监院陪同下向启帝像进香,然后被引着进了偏殿议事。

        这偏殿不大,容不了太多人,除了黎珩和法明以外,只留了数名侍从陪侍,其余侧近皆在门外侍候。

        这里已经早早备下了茶案,法明与黎珩分主客落座,立马有陪侍修者奉上白雾袅袅的清茗。

        黎珩此时也是渴了,拿起便是一口饮尽。

        “好茶!”一口茶水入喉,甘甜爽口,香气馥郁,黎珩不由赞叹出声。

        “此乃栖霞剑毫,茶味清幽爽快,前些时日我从好友处得来了少许,却也算不上什么名贵之物,令尹大人若是愿意喝,回头可以带上二两回去。”法明笑道。

        “那就多谢大师了。”黎珩谢过。

        “令尹大人不必客气,宫庙方外之地,生活清苦,能拿来招待大人的也不多。”

        法明感叹道。

        “在下幼时曾被父祖安排在宫庙中修行过数年,今日再见庙中场景,亦是让我深感亲切。”

        在法明面前,黎珩一副深有感触的样子,似是真的回忆起儿时在庙中修行的点点滴滴。

        “黎珩大人可以常来,我奉圣宫大门随时向大人敞开。”

        二人客套一番以后,黎珩一直未入正题,殿内一时沉寂了下来。

        “不知黎珩大人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见气氛沉静下来,法明只得主动开口。

        “此行只为请大师出山,向我治下百姓宣讲经义。”

        黎珩说出了此行目的。

        “若是仅仅是向百姓宣讲经义,黎珩大人何必如此大动干戈亲自登门,遣人来知会一声,宫内上下自当效力。”

        法明挥退了陪侍的修者,亲自为黎珩续上茶水。

        “不敢欺瞒大师,近日登峰有外道中人活动,歪曲经义,故请大师在释经过程中予以驳斥。”

        观察到周围陪侍的修者皆被屏退,黎珩将话说的明白了一些。

        “奉圣宫历来与外界和睦相处,黎珩大人这是要我主动挑起与乐土教的争端?”

        听到黎珩此言,法明已经明了黎珩的此行的真正目标。

        法明也听说过乐土教之人的活动,乐土教他们的主要信众大部分都是底层贫苦百姓,和信众主要是士族和富庶人家的奉圣宫没有多少冲突。

        乐土教信仰的也是启帝,在这方面传承悠久的奉圣宫具有绝对的权威,所以他并不将乐土教放在眼里,对乐土教持这个态度的不仅仅是他,大部分地方的修者态度也是如此。

        况且历来道理之争最为凶险,虽然奉圣宫乃是大周数千年来的正统传承,法明也不愿轻易开启争端。

        “所谓天外乐土只不过是愚民村妇的臆想,在下认为这亦是一种对启帝先祖形象的亵渎。”

        见法明不为所动,黎珩拍了拍手,一旁的随从随后呈上了紫绢包裹的锦盒。

        “这个是我个人无意间得来的一尊隆化年间的琉璃珐琅启帝像,就送予大师作为见面礼吧,此外事成之后,我愿为启帝先祖重塑金身,以表对先祖的崇敬之情。”

        黎珩来此之前已经做过调查,这烟阳奉圣宫的监院法明喜好古物,可能是因为身份原因,尤为喜爱与启帝相关的物件。

        这琉璃珐琅启帝像是之前黎珩的战利品,虽然贵重,但一时半会难以变现,就留在了手里,此时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这实在太贵重了…黎珩大人你放心,引导百姓向善本就是我奉圣宫的分内之事,此事我应下了,七日过后启帝诞辰大祭结束,宫内上下弟子必将奔赴登峰宣扬正法。”

        在黎珩承诺了好处以后,法明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在黎珩看来,奉圣宫这些修者不过图财而已,相比意图不明的乐土教,好对付太多了,不怕他有所求,有所求就代表了有弱点。

        “那就拜托大师了。”

        达成了共识后,两人相谈甚欢,直至黎珩在奉圣宫中用了午膳,才在法明的依依惜别下回返了登峰。

        黎珩对引入奉圣宫势力进治下封地并不担心,启帝信仰本来就分布广泛,与各大士族统治相辅相成,况且这么多年来,各地奉圣宫还未传出过与所在地域的统治士族发生冲突的传闻,声誉卓著。

        与本领奉圣宫达成了交易,黎珩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也希望乐土教之事只是自己多虑了,但为防万一,还是要为此加一道保险。

        就算最后证明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此次与奉圣宫打好了关系对自己也是有利无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