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木寨

第二十六章 木寨

        随着木寨寨墙建立起来,原本大营中的辎重粮草已是尽数运抵了此处,原本的城北大营已是一座空营,只留下数十哨探潜伏,随时关注葵丘城内动向。

        黎珩选择在此河滩建寨自然是勘探过地势的,这块滩地处于一个河湾地带,南、北、东三面环水,地势得天独厚,只要建立起了木寨,那便只需要防范西面葵丘城方向的敌人军势。

        为了抵御随时来袭的乱军,尽快使木寨具备防御能力,黎珩指挥士兵在木寨墙内侧简单的支起了一些小木台。

        在场的每一个士族将领参与到了建设当中来,他们每个人都明白,这是为了自己挣命,在葵丘城乱军发现河边建寨的动静之前,将木寨建的更完善,才更有活下来的把握。

        当然,若是一直拖到明日清晨城中乱军才察觉黎珩军的动作,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该来的还是一样会来,临近寅时,木寨的高台已经完成了大半,城下留守监视城内动静的哨探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黎帅,葵丘城中乱军有异动,喧哗声四起,似是有集结军队的动作!”

        黎珩心中一沉,难道是已经被发现了,紧张道:

        “再探!若是乱军出城即刻回来报信。”

        让哨探继续关注城内情况后黎珩向一旁的传令兵吩咐道:

        “传令全军,抽出一支千人队整队准备战斗,另令骑兵队出寨游弋见机行事,其余人等抓紧修筑!”

        就在指令发出后片刻功夫,之前报信的暗探又回来了。

        “黎帅!乱军从东城门出城了!目前已有数千军队朝着这边靠拢过来了!”

        黎珩暗叹,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被掐灭,看来这里建寨的动静还是太大了,在这没有光污染的时代,根本遮掩不住。

        乱军来的很快,在火把摇曳火光的照耀下,一杆杆印着“穆”字的大旗出现在黎珩军的视线内,叛军先锋已是抵达。

        数千人排成了八个方阵,其中数百弓兵拉成了一个长长的横列。

        这穆家此时匆匆集结的军队皆为家族私军,倒是不愧精锐之名,排列为方阵后一言不发。

        黎珩紧紧盯着乱军的动向,双手掌心已是微微渗出汗水。

        他还是第一次指挥如此规模的战斗,之前唯一一次参与大规模战役,他还只是率军在周边划水摸鱼,从原来的“观摩学习”一下到上手实操,当然会有巨大的压力。

        更何况此时敌强我弱,虽然之前已经做过了心理建设,但这种数千人生死系于一身的感觉,令黎珩感受到战栗。

        而此时作为对面乱军主帅的穆青也是面色铁青,一时不慎,这伙老鼠竟然短短时间就在眼皮底下这么近的地方建立起了木寨。

        穆青拨马而出,大喊道:“对面领军者出来答话!”

        他对陶家这支留守军的领兵将领也是提起了一丝兴趣,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几日来竟然敢一直戏耍他。

        黎珩看着穆青目前所在的距离倒是有些可惜,在弓兵射程范围之外,要是再近一点他就下令集中攒射了。

        抱着能拖一会寨内防御设施越完善的心态,他也是三两步跨上了高台,回应道:“在下漠水黎珩,暂任葵丘平叛军统帅,不知穆家主有何见教?”

        穆青有些诧异着,黑夜中看不太清对面面貌,但是声音可以听出对面那人十分年轻。

        “我看这陶家也是无人了,竟然使一黄口小儿窃居高位?”

        黎珩听了此言也不恼,继续接话道:

        “陶家贵为隗江名门,是山阳诸士族的天命主君,麾下自然是英才辈出,数不胜数,但似穆家主这等疥癣之疾,自然只能轮到位卑识短的在下出马了。”

        见黎珩振振有词,穆青感觉受到了轻视,怒道:

        “哼,你这小子倒是牙尖嘴利,你部已被那陶闵抛弃了,既然现在被我大军围困,不如早早归降于我,还可保全性命。”

        黎珩见穆青还想着劝降,心中明白葵丘乱军在目前局势下已是瓮中之鳖,现在不过是垂死挣扎,他又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投贼?

        于是心中一转,回呛道:

        “我看应该是穆家主早日归降我军才是,如今葵丘城内的其余四领援军尽去,待内史大人领军归来之时,穆家主你还能坚守葵丘城几日?”

        “陶谷大人乃是圣裔钦封的山阳郡守,其行虽偶有不妥之处,但身为其封臣更当竭言进谏,岂有怀揣不臣之心,从贼作乱之理?”

        黎珩彻底将自己的立场摆明,虽然南部诸领这一次叛乱来势汹汹,但是在他看来终究是缺乏根基,陶氏在山阳根深蒂固,只要舍得损失,这帮子叛军分分钟就得扑街,从贼乃是不智之选。

        “穆家主你家世代居于葵丘,历代先人尽葬于此,而穆家主你却为一己私利勾结柴氏乱祸乱本领,屠戮同乡士族,已是民心尽丧,如今妄想以区区葵丘一城之力抗衡郡府天兵,如此以下犯上,以邪伐正,何其愚也?”

        “陶谷大人就任郡守近十年来,山阳外敌不侵,百姓安乐,已是毫无争议的山阳之君,况且此时已是秋收时节,穆家主你难道想继续顽抗,弃葵丘一领黎民生计不顾?”

        “依在下看来,穆家主不如早日弃暗投明,面北而降,内史大人也愿意给穆家主一个机会,曾在临行前承诺过愿意赦免穆家罪责,保全穆家族中上下老小!”

        一席话下来,听得穆青面色青一阵紫一阵,竟是无从反驳。

        见没有招揽黎珩的希望,穆青深吸一口气,喊道:

        “但愿你小子领军能力也和你嘴一样硬,你能抗得过今夜一战再说吧!”

        他知道,黎珩这只钉子不除,他就只能被钉在这葵丘城中等死。

        现在必须要将城下黎珩这只钉子拔出来,后面他就还有机会,要么拼死一战强攻葵门关,将陶闵封在山阳南部慢慢耗死,要么舍了家业轻车简从逃离山阳。

        穆青拨马回军,随后军阵中一阵阵战鼓声响起,叛军开始缓缓推进。

        黎珩面色肃然,最终还是没有避过这一战,原本想靠着口舌之利不战而胜,如今是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