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军情

第二十五章 军情

        在陶闵领军离去后的六七日,葵丘城下很是平静,葵丘城中的乱军和黎珩达成了一种诡异的默契和平衡。

        每日各队轮流在城下搦战,城上守军充耳不闻,有时兴起也会回上两嘴。

        黎珩登上高台,四向瞭望葵丘城附近的地势,算着日子,平叛大军一路杀向四领的消息应该快传来了。

        “黎帅,傅统领说目标已经进入葵丘范围,今晚预计就会进入城内。”

        田崇义小心翼翼的禀告道,自从黎珩要被封令尹的消息传开后,他认定此战后黎珩的封地超过黎牧所领,就再也没对黎珩用过珩少爷这个称呼。

        “确认过了吗?”

        “傅统领说侦骑已经再三确认过了。”

        “好!这封手书你派人给罗诚送过去,传令全军,除城下叫战和警戒的队伍以外,其他人即刻休息,今夜亥时造饭,子时全军出发。”

        黎珩盯着葵丘城头盘算着。

        ……

        深夜,葵丘城内穆府喧闹无比,穆青正在与乱军诸将饮宴,自从平叛大军停止攻城后,穆青也放松了下来,与诸将日日欢宴,仿佛自己已经成了这葵丘的土皇帝。

        “穆帅,这已是五日了,陶闵军主力不知所踪,怕是有其他算计。”

        宴席间,一穆家直属的乱军将领忧心忡忡的向穆青提醒道。

        “哼,任他百般算计,我自岿然不动,葵丘城就在这里,他还能飞过去不成,再莫提这扫兴之事,来来来,满饮此杯。”

        “可是若是陶闵一走了之了呢?”

        “陶闵这厮要是跑了那更好!我们从葵丘出葵门关,一路急行军至山阳郡城不过六七日,到时兵临城下,人心尽丧,还会有人会听他们的话?”

        “好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明日一早你就领一军出城看看,正好把城下那几只叫战的队伍收拾了,每日扰人清梦,实在是烦人。”

        “遵命。”

        两人言语间,院外一阵喧闹之声,一人闯入宴席,定睛一看,正是今夜葵丘南门处轮值将领,只见此时他挥舞着手中的军情书,面色灰白,浑身颤抖,因为一路急行而疯狂喘息着。

        “后方来了紧急军情,那陶闵军竟然越过了葵丘,分兵四路杀向其余四领了!”

        听见此言,此时屋内众人瞬间被惊的酒醒了大半。

        “他怎么敢的!”穆青把手中的酒杯一摔,拽过军情书。

        细看内容,之间上面称,数日前陶闵率军突入四领内部,短短时间便袭取了沿途数座城镇的重要堡垒,各家家主急令葵丘城内四领乱军全速回防本领,围堵冒进的陶闵所部。

        穆青看着手中的急报,他实在想不通,陶闵竟然真的不等后续诸领援军,就这么带着各领第一波支援的杂鱼部队,直直冲进四领腹地,他就不怕回不来么?

        各领支援葵丘的乱军将领们见了各自家主召还的手书后,也是急的满嘴的水泡,不光是因为召还手令催的急,还因为他们自己的封地也有被袭击的风险,纷纷告辞,各自回军紧急整队,打算一早便整装出发。

        穆青此时也没有了最开始从容,面色铁青,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险些喷出。

        他并没有去尝试挽留这些援军将领,他知道此时说任何话都是徒劳,若是强行挽留,怕是各领的援军将领连一团和气的表面文章都懒得做了。

        只得挤出一丝笑容,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各领将领,他拉过刚才对他表示过担心的属下。

        “立刻去整队,明日一早便出城,把城外天天叫嚷陶闵军给我统统杀光!”

        经此一事,穆青也是大为火光,现在看来,之前几日里自己那运筹帷幄的样子仿佛就像一个小丑,被城外的陶闵军天天叫骂戏耍,他决定将其赶尽杀绝以泄愤。

        ……

        就在城内因一纸军情而沸腾之时,黎珩正领着麾下来到了葵丘城东河边的一块平坦的滩地。

        出发前的动员会上,各队将领已经得知了今夜行动的具体目地,那就是在这河边的滩地上,建立起一座木寨!

        没错,黎珩认为城内乱军极有可能在收到后方消息后狗急跳墙,自己手下这些人手论脚程是绝对不如各家精锐的,若趁夜色撤退,极有可能会被对方追上,不如在原地结寨抵御。

        他异军突起太快,根基浅薄,之前战绩中不过都是些指挥数百人的小规模战斗,黎珩也需要一场漂亮的战斗来堵住别人的嘴,证明自己不是幸进之徒。

        前日葵丘刚刚下过大雨,此时河水暴涨,在月光照耀下河面显得很是湍急。

        此时已是子时,河上游已经三三两两漂浮过来了不少由原木扎成的木筏,这些正是前几日罗诚在上游三十里山林中所砍伐的。

        今日早些时候,黎珩令罗诚将几日来砍伐下的原木材料捆绑为了木筏,推入河中顺流而下,为了防止木筏搁浅,每隔数里河道,黎珩又布下几队人马随时进行检看调整。

        根据出发前军议上的安排,各部已经自行开始了工作,一道道长麻绳被士卒们丢入河中,将顺流而下的木筏打捞出来,其后又有士卒进行后续的处理。

        黎珩之前派兵到附近城镇中,强行征集了不少精于木工的工匠,此时在看守士卒的巡视下也纷纷出手。

        时间很紧张,在日出前,各部必须完成这座城寨的建设,这事关在场每一个人的身家性命,好在这些组成木筏原件在上游已经进行了简易处理,此时只要略作修饰便可组装使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根根原木被敲入泥土当中,很快一个方圆两百米的外部木墙已经形成雏形,对于麾下这样的建寨速度黎珩已经极为满意。

        虽然刚开始时错误频发,不过好在黎珩也不要求一晚上就建立出一个完整的木寨,只要在天明之前把外墙和用于防御高台修筑完成,就算是完成了目标。

        除了外墙外,黎珩还在墙体不远处挖了数十个陷坑,每个陷坑深三米,宽两米,里面用削尖的竹子做了一个枪林,最上面铺了一层浮土,好在前几日下过雨泥土比较松软的原因,这些陷坑并没有花费黎珩多少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