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坚城

第二十二章 坚城

        虹光一直维持了一个时辰,比记载的时间要短不少。

        在虹光缓缓消失后,黎珩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因为盘坐过久而略显僵硬的身体。

        他现在体内的血液犹如奔腾的江河,四肢百骸中流淌着滚烫的气流,如同潮水般不断涌现出来,力量、速度、反应似乎都在这气流的加持下,变得比以前更强了。

        周围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空中飘浮着一种无形无质,但又确确实实存在的物质,闭上眼睛,仿佛可以看到零零星星的发光小团,每一次呼吸都能够感觉到周围的小光点在朝着他汇聚。

        “这就是开灵境么?”

        随意挥拳,拳风呼啸,宛若风雷齐鸣,黎珩估摸着再碰到如前几日邬家家主那样实力的敌人,不用再靠着人海战术,只凭自己一人也能战而胜之。

        开灵境,到了这境界已经可以说是超凡战力了,可借助天地元气之力,小空间战斗时,能力敌数十普通士卒,未来只要不停吸纳灵气至身体极限,即可自然而然进阶养气境。

        黎珩心中大快,清洗了额头上已干涸的药膏,伸手推开房门,本来就不怎么牢靠的木门,瞬间被推开,发出了刺耳的声音,撞到两边墙上被弹了回来,差一点撞到了自己身上。

        愣愣看着自己的手,看来破境以后力量提升太多,一时难以掌控适应身体力量。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就在黎珩因破境而兴奋之时,葵丘城下的陶闵不是很愉快。

        “废物,通通都是一帮废物!”

        眼见联军组织的攻势又一次被打退,陶闵怒骂着。

        自从得到各领援军的兵力补充以后,陶闵就志得意满了起来,喊出了半月平定葵丘,三月平定南部诸领之乱的口号,谁知道刚刚启程就在葵丘城热油滚木下破灭了梦想。

        葵丘城依山傍水、地势险胜,是山阳有名的坚城,此时城中又聚集了本领乱军的七八成精锐,加上穆家的数代经营,此城不说是固若金汤,也能称一句城高池深。

        此时联军已经围困葵丘城近十天,联军每日在城下遗骨累累,竟没有一点实际进展,连杀敌数量都没有多少。

        城中乱军也不和陶闵硬碰硬,就是打定主意了坚守不出,企图依靠高大的城墙消耗联军军力和粮草,等待联军兵疲意阻之际再伺机反攻。

        主帅帐内,被训斥的各个士族将领也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如此坚城,就算各家精锐在此也是要花费巨大代价,更何况他们麾下大部分都是些征召来的民夫呢?

        如此硬冲硬打,伤亡不大才怪了,不如将其围困缓缓图之。

        陶闵不是不知众人此时心中想法,他顶着压力强行攻城也是有苦难言,这乱军倒是不足为虑,有了封地作为诱饵,在各领源源不断的支持之下,迟早将其磨灭。

        但南部局势已经不容他再继续悠哉下去了,陶家埋在乱军中的暗线前些日子回报,栖霞郡民乱已经被镇压,栖霞郡项氏已经抽出手来,与柴氏为首的诸领乱军勾结了起来。

        项家与陶家早有宿怨。

        前代家主期间,因为天灾人祸,山阳民怨沸腾,陶家为了平息民愤,转移矛盾,特地颁布德政令,强令领内子钱家不得催还庶民往年债务,当年债务偿还本金即可。

        而当时这些放贷的子钱家背后之人就是项家,陶家的德政令使项家当年损失惨重,两家也因此结怨,近年来项家一直厉兵秣马想要将手伸向山阳。

        现在这项氏似是取了柴氏诸逆的效忠书,已派人携财货在京中活动关系,意图获得夺取山阳郡南部的大义名分。

        因此,陶闵心知只有抢在京中申斥的特使到来之前,将南部叛乱扑灭才能粉碎其阴谋。

        “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都说说吧,目前该如何破城!”

        见帐内一片寂静,众将皆沉默不言,陶闵又是一阵火起。

        “从你开始!”他胡乱伸手指了前排的一人。

        “在下以为,当继续强行蚁附,拼上伤亡定能拿下此城!”

        “那下一场就由你部先攻,如何?”

        “这...”

        “哼,无能之辈,下一个!”

        “在下以为,葵丘城坚池固,不可强攻,目前已近秋收时节,可组织人手抢收葵丘领内粮食,已资联军所用,如此下来,只需慢慢围困,城内人吃马嚼之下,逆贼必不攻自破。”

        “这些难道我想不到么?还需要你教我?下一个!”

        若是能稳扎稳打,自己又何苦在这强行攻城?若是在这城下傻傻等城内乱军粮草耗尽,怕是这山阳南部各领早就不姓陶了!

        “在下以为,目前已是入秋,河水泛滥,可在葵丘领内河川上游设堤蓄水,届时洪流之下,攻破葵丘轻而易举。”

        “说得轻巧,且不说葵丘城地势高耸,此策必须在河川上游建起可以蓄足水量的围堰,必然靡费甚巨,短时间根本无法完成!下一个!”

        听得水攻之策,陶闵也是气急,这策略漏洞太多了,耗费靡巨不说,此时联军中也没有懂得修筑大坝和控制决堤后水流的勘探营造人才。

        “陶闵大人,在下胸中确无破城良策,但我听说漠水军中有人以区区五百征召兵袭取邬家堡,战后统计伤亡不足百人,或许此人能有什么办法。”

        眼见联军被挡在城下近十日,各领损兵折将,未立寸功,而另一边漠水军肃清领内的任务进行如此顺利,帐内有人开始有了小心思,琢磨着把漠水军也拉下水来。

        “漠水军目前是什么情况?”

        听到有人提到漠水军,陶闵也想起了这群被自己打发去清剿领内的倒霉蛋。

        “回大人,根据探马回报,目前漠水军清剿进度极快,看来再有个几日功夫就能完全肃清领内宵小了。”

        听到陶闵问话,一旁沉眉低目的侍从上前回禀道。

        “传令全军各部分成日夜两班继续攻城,昼夜不停,不要给乱军喘息之机,另召漠水军尽快来葵丘城下与我军汇合。”

        见帐内诸将无一良策,陶闵眉头紧皱,只得叹气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