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陷落

第二十章 陷落

        在黎珩带军不费吹灰之力将外城数十守卫屠戮一空之后,便开始向内城大门攻杀,此时内城院墙已经戒备了起来。

        主楼和院墙之上的守卫纷纷开始射出箭矢,黎珩手下军队伤亡开始扩大,不断有人惨死于箭雨当中。

        为了减少伤亡,黎珩命人聚在一起结成小阵举盾防御,冒着箭雨冲向院墙。

        一波一波的士卒冲到墙根底下,将携带的竹梯架了上去,依次开始攀登,在院墙之上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

        黎珩的队伍到底是训练时间尚短,数个邬家子弟混在对方守卫人群中,来回支援冲杀,一时间竟是无法突破这不高的院墙。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时无法拿下院墙的众士卒士气有所动摇,甚至开始出现了逃兵。

        见属下竟然开始溃逃下来,黎珩冲上去一刀砍死了一个临阵脱逃的己方士卒。

        “临战后退者,斩!”

        黎珩随后命亲随带三十人在后排作为督战队,开始有所动摇的众士卒见此心中一寒,既然后退也是死,不得不咬牙继续向前拼杀。

        不过黎珩他也吸取了教训,后再有邬家修行过的子弟探出头想稳定院墙局势时,黎珩一方的后排弓箭队随即便乱箭攒射。

        这些邬家子弟修为也是平平,肉体凡胎哪里顶得住如此密集箭雨?不是被迫压了回去,就是在密集的箭雨之下丢了性命,如此下来,邬家子弟们再也没有了搅动局势的能力。

        眼见形势愈发不利起来,邬家家主登在楼台上高呼:

        “陶氏无道!我家参与举事也是被其所迫!你们为何还要为其卖命?”

        黎珩冷笑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射箭!”

        到了如此地步争论这些又有何益,黎珩不愿与他多做争辩,挥手示意手下弓箭队射击。

        咻咻咻~~!数十支箭矢瞬间向楼上发声处集中射去,邬家家主不得不退到了木墙之后。

        邬家堡内部的院墙不过三米高,守卫不过一百来人,虽然殊死抵抗,但哪里顶得住黎珩麾下四五百人的进攻?

        不过片刻功夫,防线上就被黎珩军撕开一个口子,后续士卒迅速跟上,没过一会上百人便翻阅过了院墙。

        “哈哈哈哈,大家跟上!让他们看看我漠水黎家的武勇!”

        黎珩见院墙被破,大笑起来,指挥传令兵吹响进攻号角,全军压上。

        “守不住了!”

        “主楼起火啦!快逃!”

        “我愿反正!不要杀我!”

        院内部分意志不坚的邬家士卒被击破了心理防线,开始了溃散。

        部分守卫甚至点燃了主楼,想要趁乱翻越另一边院墙想要逃窜入夜色当中,不过这些人,一出去便被久候多时的黎珩麾下缴械俘虏了。

        站在主楼顶楼上的邬家家主绝望的看着这一幕,他身旁聚集着邬家的妇孺老弱,还有一众拿着防身短刀的仆从侍女。

        “咳咳咳……这就是乱世啊,不管如何选择,这邬家都逃脱不了这灭门之祸……”

        回想着他这一生数十年来的风风雨雨,一幕幕场景仿佛如昨日一般。

        “葵丘邬氏这数百年的家业,竟然就如此败在了我手中...历代先祖再上,子孙不孝啊...咳咳咳咳!!!”

        见邬家家主咳嗽的厉害,他夫人上前紧紧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拍抚着他的后背。

        “倒是连累你了……”

        邬家家主拍抚着夫人的手背,两行热泪落下,念叨着。

        “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杀啊!”

        “楼上有火光,一定在那里!”

        惨叫和嘈杂声逐渐靠近,显然一二层驻守的邬家亲卫们已是抵挡不住。

        随着一声木门破裂的声音,二层中最后一名亲卫也是倒在了地上。

        浑身是血的士卒冲了上来,一路之上已是杀红了眼,一众仆从侍女见此,也提着短刀含泪呐喊着向敌人冲了过去。

        随着刀枪入肉声响起,仆从侍女纷纷倒地,攻上三楼的士卒同时也有几位倒在了血泊之中。

        见到众侍从侍女纷纷毙命,知道自己难以幸免,邬家家主双眼通红的双手持刀,向前冲向敌人:

        “我邬家从来只有站着死的鬼,没有跪着生的人,就让我好好称量一下你们斤两吧。”

        就在邬家家主冲上去之际,身后夫人默默摸出一把短匕,向着自己胸口戳了进去,一声不吭的倒伏在了地上。

        聚集在三楼的邬家妇孺们眼见到了穷途末路,哭声震天,为了避免遭俘受辱,打翻附近的烛台,纵火挥匕自尽。

        邬家家主也有养气境界,这三楼主厅空间不大,众士卒无法发挥人数优势,一时拿他不下。

        他听到背后的亲属倒地发出声响,目呲欲裂。在身后火光的照耀下状若疯魔,双刀挥舞如风,数个靠近他的士卒纷纷倒地身亡。

        黎珩此时已经将残余抵抗肃清,带队冲上了三楼,见三楼厅中场景惨烈,下令士卒射击。

        十来支羽箭冲着邬家家主攒射而去,任由他拼命挥舞长刀护住自己,最终还是在箭雨围攻之下仰面而倒。

        屹立在葵丘数百年的邬家就此熊熊火焰中落下了帷幕,成为了以后只在老人间闲谈里偶尔才会提起的历史记忆。

        也许散落在外的邬家残余子弟,未来能在其他大族的扶持下重立起家业,但失了数百年的底蕴传承,再也不会是曾经纵横葵丘的世家大族。

        对邬家妇孺如此惨烈下场,黎珩其实心中也是充满了不忍愤懑,但他也心里清楚,战场之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自古沙场征战,刀剑无情,一将功成万骨枯,连日来的征战已经让黎珩对鲜血变得麻木。

        杀人者人恒杀之,当手中拿起武器之时,就应当有此觉悟,要怪就只能怪这该死的世道吧。

        若是黎珩与邬家立场互换,邬家自然也不会对黎珩心慈手软,只不过这一场,邬家是败者,黎珩是胜者。

        “我会一直一直赢下去!终有一日,我会终结这个混乱的世道。”指挥着手下士卒迅速参与灭火,黎珩心中默念,握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