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网游竞技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章 演武场诸事

第九章 演武场诸事

        漠水武学演武场,此时天色已近巳时,场地中已围满了闻讯前来看热闹的武学学生。

        许豹此时靠坐在场地中间的一把木椅上,手中摩挲把玩着一把凤头短斧,脚边地面上还斜插着一把短戟。

        此时许豹信心满满,为了以防万一,这一个月他在自身修行上没少下了苦工,下次武学再次小比之时,他有把握跻身院里前三名。

        为了防止黎珩耍场外的小花招,这一月来许豹也各方打探过黎珩的行踪,但得到的消息就是黎珩一直把自己关在小院中蒙头修行。

        坐在场地正中的许豹看着周围围满学员,心中不由笑自己多心了,如此众目睽睽之下,黎珩又能使出什么花招?

        那黎珩不过正式修行一个月,整日又和那罗诚厮混,能厉害到哪里去?到时只要自己以绝对实力镇压过去,想来也不过是一合之敌。

        “黎珩来了!”

        场地边缘的围观人群一阵骚动,为来人让出一条路来。

        黎珩高视阔步进了场地,为了今日的比试,昨日他早早就结束了修行,此时已将自身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哼,你还真敢来赴约,我还以为你背弃士族之名逃跑了,没想到还是有几分胆量。”

        见黎珩进了场,神态倨傲,似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许豹也是忍不住讥讽出声。

        黎珩看看天色,随即道:

        “倒也没有误了时辰,毕竟我还身负将学兄送回家的重任,倒是学兄敢来,我亦是有所意外。”

        “输给我这等刚入武学的新人,可是不怎么光彩。”

        黎珩此话一出口,在场的武学学生们纷纷哗然。

        “这黎珩昏了头吗?说出这等话,许豹这种睚眦必报之人,一会不得下狠手。”

        “你觉得他能撑几招,五招?不知道能不能撑住。”

        “黎珩天赋再高也不过是刚修行没多久,哪里赶得上都已经入武学一年多的许豹,我看三招都悬。”

        听着周围议论之声,黎珩感慨着许豹看来在武学里平时风评也是不佳啊,如此倒是正好。

        “牙尖嘴利,一会有你哭的时候!”那许豹从木椅上起身,随手将插在地上的短戟拔出。

        他平日自持士族身份,但到底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此时已是沉不住气了。

        见三言两语之间许豹心态已乱,黎珩轻笑一声,抽出随身长刀。

        “你先出手吧,你只有一次机会。”许豹一手举斧一手持戟摆好架势,压抑着怒火冷声道。

        “好!”黎珩也不客气,先出手正好可以更好发挥己身刀法特性,此战他必须全力以赴。

        黎珩拉开架势,猛然间肌肉隆起,就是一记势大力沉的平斩就冲着许豹而去,许豹举起短戟招架,一时间火花飞溅,竟然有些招架不住,后退半步。

        许豹咬牙将手中短戟一个变招,便要卡住黎珩的长刀,另一只手上的短斧随之跟上,向着黎珩砍去,此乃许家家传功法里的常用缴械招数,对不熟悉情况的敌手屡有奇效。

        黎珩手中长刀一时被卡住,虽许豹力量明显不如自己,但强行抽刀必然会损坏刀身,见短斧临身,手中一扭一送,强行把刀顺着许豹使力方向拍出,运起狸行功向侧边一个翻滚躲开短斧,同时接住了刚刚脱手的长刀。

        一次试探,对彼此之间的实力双方已是有了数,黎珩占了体魄强大的便宜,速度力量全面压制住许豹,但许豹修行时间长,武艺明显比黎珩更加纯熟,切磋经验丰富。

        “再来!”

        黎珩举刀再次冲了上去,有了刚才经验,黎珩与许豹交手时,仗着灵巧力量远超对方,根本不与其短戟相持,将这段时间从《破势要诀》中学到的刀法,一刀接着一刀不停斩出。

        一时之间,许豹疲于招架,陷入了下风。

        之前黎珩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罗诚又太弱了,根本起不到切磋的作用,此时所学刀法在与许豹实战中一一印证,一把长刀已是舞出阵阵残影。

        一盏茶功夫,两人交手已是数十招,在黎珩功法蓄势之下,其刀势越来越凶猛,直面刀锋的许豹已是攻少守多,渐渐开始招架不住。

        随着一声巨响,许豹终于力竭,手中的短戟持握不住被击飞了出去,整个身子倒跌倒地。

        倒地的许豹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将手中另外一把短斧也向着黎珩用力掷了过去。

        黎珩侧身轻松躲过,短斧飞越过众人深深砍入了一旁练功木人之上。

        “你输了。”黎珩刀尖向下,对着倒地的许豹说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输!”许豹爬伏在地上,看着自己发颤的手掌,不自觉间已是满面潸然。

        “之后请许学兄履行约定,黎某今日还有其他安排,就不奉陪了。”黎珩见许豹已被击破心防,便转身欲走。

        “我怎么可能败在你这个新人手上!”身后许豹歇斯底里喊道,一只手伸进怀中像是要掏出什么。

        “够了,丢人现眼的东西!”场外一声暴喝传来。

        闻言,许豹手中动作一僵,挣扎着爬了起来。

        只见一行人推开人群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

        “父亲,我没想……”

        “闭嘴,许家的脸面都被你给丢尽了!”

        不等浑身发抖的许豹说完,那中年人便打断了他,向着身后的仆从吩咐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丢人的东西带回去。”

        见黎珩盯着自己,他勾了勾嘴角,挤出一丝笑意。

        “许某教子无方,倒是小友见笑了,回去我定罚他闭门思过一年。”

        “这把刀是我偶然所得,乃玄铁所制,颇为不凡,便赠予你当做赔礼罢。”

        许父示意仆从递上一个用紫绸包裹起来刀榼,见对方礼数周全,自己也确实需要一把像样子的武器,黎珩便接过刀榼,施了一礼:

        “长者赐不敢辞,我与许学兄不过是小孩子间的意气之争罢了,许伯父不必挂怀。”

        “甚好!今后小友有空,可来我府上作客,指导指导你许兄弟,若是你们二人化干戈为玉帛,也算是这漠水武学一桩佳话。”

        “你那许兄弟论心性真是不足你十一,我这就回去好好教训教训他!”

        听了黎珩的说辞,那许父大笑道,随后向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人群中的邝山长施了一礼,便带人离开了演武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