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书库 - 都市言情 - 救命,我的直播出问题了!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阮芸由你来照顾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阮芸由你来照顾

        “啊?把阮芸姐姐交给林媱?为什么啊?”

        易岚翕实在是没办法理解陆襄现在所说的这个事情,毕竟阮芸现在在陆襄的身边待得好好的,完全没有必要将其交给别人的。

        而对于易岚翕的疑惑,陆襄则是早已经做好了解释的准备。

        “林媱是因为阮芸的死而疯掉的,如果让阮芸待在林媱的身边,说不定呼一堆她的病情有好处。

        “之前林妙也对我提过这件事情,我没有答应是因为那个时候阮芸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管是我还是她都没办法控制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

        “这对于林媱甚至是林妙来说都绝对是非常危险的。

        “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阮芸已经恢复了,可以控制自己的鬼物上散发出来的阴气,而我也有手段可以控制她身上的阴气,让她待在林媱的身边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这是陆襄给易岚翕的解释,也是陆襄给阮芸的解释,但是实际上还有一点是陆襄没有说出来的。

        他们马上就要找到死簿了,而死簿的争夺有蜀州行省的所有主播参与,这绝对是非常激烈的。

        即便是陆襄也没办法保证自己能够在这场争夺中全身而退。

        易岚翕是与他绑定的这没办法,但是阮芸和小锁都是拥有自己的鬼物的,而且他们是跟随着鬼物行动的,鬼物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襄也不得不考虑如果自己在死簿的争夺中失败了,阮芸和小锁应该怎么办。

        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阮芸和小锁交到自己信任的人手上。

        林媱肯定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将阮芸交给她陆襄非常放心,并且对林媱的病情也有一定的好处。

        至于小锁……陆襄还没有一个认可的人选,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死簿,也不着急。

        只是这些事情陆襄是不可能告诉易岚翕和小锁、阮芸的,这无疑是有一种让他们临阵脱逃的做法,以陆襄对他们的了解,他们恐怕不会接受这样的选择。

        听了陆襄的话之后,易岚翕脸上疑惑的表情消退下去不少,陆襄的这个解释她勉强是可以接受的。

        而阮芸因为有林媱的问题,所以即便是不太明白陆襄为什么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但还是认可了。

        在对大家解释好了之后,陆襄就将自己的手机拿起来,找到了林妙的电话。

        之前陆襄因为阮芸的事情是与林妙联系过的,简单算下来,其实他们也就是一个多月没有见过面而已。

        一个多月的时间,若是平常时候其实根本算不上什么。

        但是在这一个多月里陆襄经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陆襄在看到林妙之前给自己发的消息的时候,产生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在恍惚的同时,陆襄按下了通话键,很快林妙就接通了电话。

        “道长?”林妙先说话,语气中明显透露着几分疑惑,“道长是有什么事情吗?”

        “嗯,你姐姐林媱的病情怎么样了?”

        陆襄这也算是一开始就将自己的目的告诉了林妙,他今天打电话就是为了林媱而来的。

        “姐姐啊……这段时间情绪稳定了很多了,但是有时候受到刺激还是会激动起来。

        “不过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真是多谢道长了啊!我们家还说准备等姐姐再好一点,带上姐姐专门给道长道谢的,你看这……”

        “感谢就不用了。”陆襄轻轻摇头,拒绝了林妙的好意,“你今天下午有空吗?还记得阮芸吗?我想下午见一面,我将阮芸的鬼物交给你们。”

        “……啊?”听到陆襄的话,林妙的脑子就像是一下子短路了一下,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而当她反应过来了之后,顿时就激动了起来:“道长!您是说要将阮芸姐姐给我们?可是你之前……”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我有办法能够让阮芸出现在你姐姐的面前,她身上的阴气还不会对你们造成影响。

        “所以今天下午有空吗?我们见一面,我将阮芸交给你。”

        “有空有空!当然有空了!那我们是在什么地方见面?外面还是就在我家里?”

        陆襄想了想,觉着自己直接到人家家里面似乎是有些不太方便,于是说道:“那就下午三点,在你们家小区外面的那家茶楼见面吧。”

        上次陆襄他们去林妙家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家茶楼也就记下来了,这个时候正好可以在那边交谈。

        在得到了林妙的回应之后,陆襄也就挂断了电话。

        他将手机随手甩在了床上,就走出了卧室,朝着厨房走去。

        别忘了,他还答应了陆槿芊要给她准备午饭来着。

        ……

        拖着疲惫的身躯,白雎翎打开了家门。

        防盗门并没有锁,想来是伏溪桥现在已经在她家里面等着她了。

        昨天晚上伏溪桥也绝对是看了直播的,他很清楚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门之后,白雎翎果然看见伏溪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朝她走来。

        “辛苦了。”伏溪桥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她手中的包,放在了一旁。

        “我给你准备了早饭,先吃点东西再去休息。”伏溪桥温声说着,同时探过身子越过白雎翎,将防盗门给关上了。

        白雎翎轻轻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换着鞋。

        昨天晚上她思考了太多的东西了,现在回到了家已经是完全不想动脑子了。

        伏溪桥若是有什么问题想问的话,她是可以回答的,但是要让她猜测伏溪桥这个时候到底是想问什么,那还是饶了她吧。

        换好鞋之后,白雎翎走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伏溪桥则是将准备好的早饭热了热端过来。

        看着白雎翎开始吃起东西,伏溪桥便好像是忍不住地问道:“愚者将那个龙种怎么样了?”

        白雎翎头也没抬,便直接说道:“吃了。”

        “吃了?”伏溪桥皱起眉头,“怎么个吃法?就是直接吃进肚子里面?生吃?”

        “没错,生吃。”

        “那龙种不是一般东西,他吃下去之后有什么变化吗?”

        白雎翎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伏溪桥的问题,而是不急不缓地将盘子中的吃食吃下去之后,才擦了擦嘴,说道:“当然是有变化的——陆襄已经彻底完成他的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了。”

        “哦?”伏溪桥微微眯起了眼睛,赶紧问道,“他的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具体有什么样的变化?”

        当下,白雎翎便将陆襄给她说的那些都告诉了伏溪桥。

        作为他们团队的人,并且关系也和白雎翎那么好,所以陆襄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白雎翎会和伏溪桥交换自己的情报。

        不过对此陆襄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他既然将自己这些信息告诉了白雎翎,就不怕她到处去传。

        而在听了白雎翎的讲述之后,伏溪桥紧皱的眉头也始终没有松开。

        “这些能力……即便是知道了,恐怕也很难针对——我想,这些信息即便是告诉了皇帝先生他们,也是没有关系的。”

        “但是陆襄故意避开了女皇小姐,没有将这个事情告诉女皇小姐。”白雎翎淡淡说道,“愚者对我们还是信任的,但是我也不能保证这就是他的所有‘改造’了。”

        “他应该还是有留手的,不可能将所有的信息都告诉你。”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白雎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过就光是我们目前所知的这些信息,就已经可以判断出来很多东西了。

        “你应当还记得陆襄过去展现出来的能力吧?”

        “当然记得,他的神速我可以印象深刻。”伏溪桥稍稍颔首,脸上露出了几分忌惮的表情来,“根据你说的这些,他的神速现在恐怕已经进步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境界了。

        “以后光是神速,愚者就能对我们造成难以想象的威胁了。”

        “可是愚者并不是我们的威胁。”白雎翎看着伏溪桥,认真地说道,“关于死簿的态度,我已经与陆襄说过了。”

        客厅中一下安静了下来,伏溪桥盯着白雎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白雎翎还是知道,伏溪桥对于自己的话还是有些意外的。

        大概过去了半分钟的样子,伏溪桥这才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没想到你现在就将这些事情告诉了愚者——按理来说,我们越晚说,对于我们的立场就越有好处。”

        “我明白,但这不是正好遇到了陆襄,所以趁机就说了。”白雎翎轻轻摇了摇头,眼眉低垂,“陆襄现在的压力很大,来自窒息空间的,还有来自那位神明的,我……我不想见到他这么劳累,既然我们不会成为他的敌人,那么就应该早些说。

        “而且我也得到了陆襄的承诺,不是么?”

        “他的承诺?他答应你的要求了?”

        “与其说是答应,倒不如说是他早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他没办法完成过去对我的承诺,也只有将其作为补偿。

        “我说过,我不会看错人的,不管是你,还是陆襄,我都从未看错过。”

        伏溪桥再一次沉默了下来,这一次白雎翎也没有等待他的回答,便继续说道:“至于今后,我们还有机会的,倒吊人先生留下的力量足够我们将他复活了,即便是不用死簿,我们也一样可以做到。

        “陆襄就是一个例子不是么?如果可以的话,借助那位神明的力量也不是不行的。”

        “我知道了。”伏溪桥轻轻吐出一口气,摇着头说道,“说了就说了吧,之后我们只需要配合愚者就行了。

        “他有说过之后准备做什么么?”

        “没有,不过我猜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准备找寻死簿真正的隐藏之处了。”

        “他现在还没有线索?”

        “没有,我也没有从刘伟彦队长那里听说他寻求官府的帮助。

        “在益州市中,他的关系网也就是在沙琴区和文侯区,而如果他有借助沙琴区官府的力量的话,我都会得到提醒的。

        “我既然没有接到提醒,那么说明他并没有找沙琴区。

        “而正好昨天他去了一趟文侯区,说是帮着文侯区查一起案子。”

        “你是认为他已经在寻求文侯区的帮助了?”

        “我是这么猜测的,至于事实是不是这样,就是另一回事了。”白雎翎耸了耸肩,“我在文侯区的影响力并没有那么强你是知道的,相反因为之前葛英发的案子,陆襄在文侯区那边是声名大噪。

        “如果陆襄愿意的话,文侯区那边完全有理由不告诉我他在文侯区做的事情。

        “更别说昨天晚上他又帮着文侯区那边解决了一起案子——还是在我完全没有插手的情况下。”

        伏溪桥伸手托着下巴,一边思索着一边点头,道:“看来愚者那边的力量现在完全不比我们手上掌握的资源少,他现在虽然是我们团队中的成员,但是已经渐渐远离我们了。”

        “这也是我默许的,塔先生和隐士小姐的背离让陆襄对我们的团队产生了怀疑,如果那个时候我再强行挽留他,会出问题。

        “现在这样的情况其实也是不错的不是么?我作为我们团队和陆襄之间的纽带,信息其实也并没有太过闭塞。”

        “总归是不太方便的,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不相信愚者会那么轻易相信我还有星星、命运的话的。”伏溪桥闭上眼睛靠在沙发的靠背上长叹了一声,一副头疼的样子。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陆襄现在在窒息空间中的位置实在是太过尴尬了有些——所有人对他都是有所求的,即便是我,也是如此。”

        “但是能够得到他的信任的,只有你一个。”伏溪桥摇摇头,“在这之后能帮得上忙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个。”

        “我明白。”

        “雎翎,我们现在复活倒吊人先生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愚者的身上了。他是最关键的人。”

        “……我明白的,我一定会复活倒吊人先生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