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报复

        林怡琬命人去樱花殿接了战朵儿,她一双眼睛染满怨毒。



        显然,战贵妃已经告知了她真相!



        她可后悔死了,原本该毁容的是林怡琬啊。



        她狠狠握紧拳头,将恨意悄然隐藏。



        回到侯府,战老夫人早就带人在后院等着了。



        这一天,她等的可真是煎熬。



        战贵妃没让人往外送消息,她也不知道计划到底有没有成功。



        眼看着紫儿率先走了过来,她下意识着急上前询问:“怎么样?这一趟进宫如何?”



        紫儿向来说话惜字如金,而且对谁都一副十分冷漠的模样。



        所以她阴着脸直接回答了四个字:“被烧伤了!”



        战老夫人先是身形一僵,片刻之后,眼底就闪过一抹喜悦。



        只不过表面上,她却装出一副悲伤震惊的模样,她用帕子捂着眼角嚎啕:“我可怜的儿媳妇啊,你这才刚嫁进我们侯府,怎么就被烧伤了呢?你怎么这么命苦?”



        玲儿落后半步,下意识瞪大眼睛,满脸懵。



        战老夫人用力拽住她的手腕道:“告诉你们夫人,让她好好养伤,不管她伤到了哪里,我们侯府都不会嫌弃她的,我会帮她打理好所有事情,绝不让她费心!”



        玲儿挠挠头:“呃,老夫人,你哭错了!”



        战老夫人登时愣住:“啥?”



        林怡琬从容掀开马车帘子道:“老夫人,我好好的呢,只不过你的孙女有可能不太好!”



        战朵儿旋即跌跌撞撞的扑出去,嘶声大喊:“祖母,朵儿被烧毁容了!”



        战老夫人险些兜头栽倒在地上,她面色苍白的询问:“为什么会是你?我可怜的朵儿,为什么会是你?”



        林怡琬装作茫然的询问:“老夫人,不是她,该是谁?难不成你知道?”



        战老夫人顿时有些心虚,她飞快别开视线道:“我怎么会知道?我好端端的孙女交给你带出去,你怎么害的她被烧伤!”



        林怡琬迅速打断:“老夫人,你可别讹我,战贵妃请我进宫赴宴,是你自作主张的让她带着礼物前往,也正是因为那件衣裳,才被有心人利用,将她烧的毁容,说到底,还是你这个祖母害的!”



        战老夫人愤怒争辩:“我怎么会害朵儿?她是我的孙女啊!”



        林怡琬毫不犹豫的开口:“你是没有主动害她,但是你送的那件衣裳被人撒了火磷粉,恰好她弄脏衣裳,就非要换上,这能怨谁?”



        战老夫人面色青白难看,她万万没想到跟战贵妃想出来谋害林怡琬的毒计竟然报应到朵儿的身上。



        可怜的孩子,她竟然毁容了,以后还如何再嫁人?



        林怡琬可不管战老夫人那张脸有多臭,反正她得赶紧回去沐浴更衣,折腾一天,她脚腕子都给累酸了。



        看到她匆匆离开,战老夫人眼底杀气腾腾。



        她迅速将战朵儿带回到院子,她哭着说道:“祖母,我该怎么办啊?我现在成了丑八怪,哪里还能嫁的进去高门大户?”



        战老夫人凝眉盯着她:“你先别哭,到底怎么回事?那件裙子怎么好端端的穿到你的身上?你姑母没阻止吗?”



        战朵儿面上顿时闪过一抹心虚,她用力咬着唇瓣道:“我,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有人突然推了我一下,然后茶水就全数洒在我的身上了!”



        战老夫人气的砸了茶碗:“肯定是林怡琬,她太可恶了,又让她逃过一劫!”



        战朵儿难过的说道:“祖母,林太医亲口说我这半张脸再也好不了,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啊!”



        战老夫人无奈开口:“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不是神医?”



        战朵儿眼底迅速闪过失望,她满脸憎恨的说道:“都怪林怡琬,这原本该是她遭的罪,祖母,我要报复她,我也要毁了她!”



        一句话提醒了战老夫人,她眯了眯眼,毫不犹豫的开口:“好,祖母定然会帮着你出了这口恶气!”



        战朵儿连忙追问:“祖母,你打算怎么做?”



        战老夫人压低声音凑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一双眼睛变得越发狰狞恶毒,她咬牙切齿的呢喃:“不,祖母,不能只毁了她的名声,要真的让她被那些人奸辱,唯有这样,她才被侯爷厌弃,咱们就能用这个秘密彻底掌控她!”



        战老夫人没想到战朵儿比她还做的绝,不过她遭受这么大的变故,倒也情有可原。



        那就按她说的去办,让孩子出口恶气,心里也痛快痛快。



        打定主意,战老夫人就赶紧派人出府安排。



        林怡琬丝毫没理会老夫人院子那边如何折腾,因为她在给战阎亲手缝制药浴包。



        接连做好几个之后,她就抬头看向玲儿:“你知道哪里有卖秘戏图的吗?”



        玲儿下意识回答:“奴婢虽然不知道,但是明天去找书画铺子问问不就行啦?”



        林怡琬毫不犹豫吐出一句话:“秘戏图别名春宫图!”



        “噗!”玲儿刚喝了满口的茶水旋即就全都喷了出来。



        幸好林怡琬抱着药包躲的飞快,不然非得弄个满头满脸不可。



        这丫头,她激动个什么劲?



        玲儿自知失礼,吓得连忙拿着锦帕擦拭周遭的狼藉,她一边擦,一边颤声询问:“夫人,你跟侯爷应该用不着这个吧?”



        林怡琬抬手拽了拽她脑袋上的小揪揪:“你想啥呢?谁说我要跟侯爷用?”



        玲儿顿时白了脸,她迅速警惕的看了一眼周遭,快步冲过去将房门给关紧,这才转过身急切说道:“不跟侯爷更不行啊,要是被人发现,你会被唾弃的,夫人,咱不能先忍忍,等和离之后再说?”



        林怡琬直接被逗笑了,还和离之后再说,这小丫头懂的可真不少。



        看来她必须得解释清楚,不然小丫头非今晚上睡不着不可。



        她低声说道:“我这打架图,是要给侯爷治病用的,让他一边泡药浴,一边刺激脑子里面的神经,兴许他的隐疾就能治好!”



        玲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夫人,你早说嘛,可把奴婢吓个半死,奴婢还以为你耐不住寂寞!”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